慢热型关系

by Eric

我常常在想,是不是有那么一种关系。

从认识,到相知。

如缓慢的河流。

没太多的华丽修饰。

缓慢地,定格在落日余晖照耀下的窗棱,缓慢地,进入夜的平息,像深夜植物静吸氧气,像白昼吞吐光明,一天又一天,周而复始。

有时狂风袭来,听不见远方的律动;有时雷雨大作,只剩下模糊的轮廓;雨过天青,啊,你还在那里。

只是再白的墙也抵不过岁月的斑驳,再绿的叶也终将埋尘归根,昔日的院子如今,怕是车马声稀。唯有角落那棵大树,年轮上的沉积,成为了彼此不需言明的默契。

像盘地的根,我中有你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