演进之歌(一)

by Eric

人受到所有外界输入的影响(环境,食物,信息),进而内在系统会因此发生变化。人所有的“自由意志”、“价值判断”也因此产生。人或许可以“选择”其倾向的输入,并为此改变自己的生活工作居住环境和自己的行为饮食思考方式,但即使是这样,并没有任何一种方式可以保证最终形成的系统能一致收敛。也就是说,人会成为怎样的人,并非只有一种可能性,或并非只局限在某一类的可能领域,甚至其可预测性也是未知的。

然而,以上是从个体观测自身的角度来描述输入输出的关系,个体无法完全独立地控制其接受的外界输入。如果从宏观的角度来观测其他个体的输入输出,事情将变得不一样。

假设存在一个独立的社会实体,其可以影响甚至控制其他社会个体从一出生所有能接触到的信息、环境、和饮食,则受影响的社会个体的思考、选择和行为模式将很有可能被限制在一个特定的可能领域之内,甚至收敛。

而实际上,今天的政府、教育机构、社会媒体和企业,联合起来很大程度地形成了前文假设的社会实体,于是乎,身处这个环境的我们的思考、选择和行为方式都是可以预测的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