Toast

by Eric

过去的一年,物质关注得太多,轻权重资产策略占了时间里过大的比重,技能集的扩展和深化出现了第一次瓶颈。

这一年目标完成得并不尽如人意,但即便是这样,仍有一些关键checkpoints可以在这里作个简短的记录。

1. 摇摆中确定了起步行业和进入姿态,a)没有进入企业专业服务和大众娱乐类游戏,机缘巧合地进入了线上线下生活服务类互联网电商,b)根据自身积累和特性权衡再三,没有成为直接价值输出的专业技能执行者,不再尝试以成为优秀工程师为自我驱动主动力,而转向学习曲线较抖的业务支持角色,收集消费者情报,目标是五到七年后可以接触和吸收更深入的领域洞见;
2. 整理确定了信息不对称下的执行策略,一方面积累自身可进入的限制性可得资本,另一方面建立借用他人不对称信息的可靠信任关系,其使用策略是完全一致化合作、接受客观随机且概率可优化的产出成果;
3. 执行策略领域扩大和通用化,渗透至日常可见领域。

策略确定、反馈收集、目标系数调整是过去一年体现出来的主旋律,当然策略的摸索又属于目标系数里的子集,希望策略作为目标本身是自收敛的;而其他目标系数则是不收敛的,与其说是目标驱动,不如说是目标反向评估,即评估系数。

新的一年需要更多地专注在策略执行,降低反馈收集的敏感度,延长评估周期。策略的调整则更多回归到技能积累策略上,轻权重资产策略保持适当的关注。

感谢身边对我有足够理解、信任和耐心的你们。

期待水落石出的那天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