On Manipulation

by Eric

我想过是否存在超然于世的自然状态,社会可以自发有序地组织,从而作为个体能享受到某种程度上不受其他人影响的自由状态。这种状态对于处在被操控(显性或隐形)群体不成立;对于有能力操控的群体,如果还需要进行刻意操控,则不得不面临被动的施加操控,从另外一个角度来看依然是“被绑架”的状态,这种状态或许也不是自由;那对于有能力施加操控并设计出具有自我修复功能的社会的群体,一旦他们目的达到后,他们大概就是自由态了?不,会有其他的操控群体出于获利动机而刻意破坏这种平衡,导致这种“无操控”的隔离地带不能实现。

这样导致的结果就是,绝对自由的社会模型并不存在,而控制与被控制的对立群体将持续动态波动。人活在这丛林里,就只能选择其中一个阵营:要么去操控,要么被操控。仔细留意身边,或者观察历史,就能发现。

所以与其追求不存在的自由,不如更务实地回到当下——
一,理解;
二,操控。